在1月21日召开 的生态环境部新闻发布会上,生态环 境部大气环境司司长刘炳江表示,2019年我国 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的重点措施中首要一点就是推进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李克强在2019年政府 工作报告中提出,加快推进火电、钢铁超低排放改造。这意味着从2018年开始 的钢铁超低排放改造在2019年将进入攻坚阶段。

经过了2018年,钢铁超 低排放已经深入人心。那么现 阶段钢铁超低排放改造的重点、难点在哪里?技术路线如何选择?未来钢 铁环保的发展方向又是什么?就上述话题,同兴环 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兴环保”)总经理 朱宁与北极星环保网做了深入的交流。

同兴环 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宁(左)

2018年2月2日,在全国 环境保护工作会议上,生态环 境部部长李干杰表示,2018年,我国将 启动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2018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要求,推动钢 铁等行业超低排放改造。由此拉 开了钢铁超低排放改造的序幕。

2018年5月,环境部发布《钢铁企 业超低排放改造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随后,各地也 纷纷出台了自己的时间表。2018年9月,河北省公布《钢铁工 业大气污染物超低排放标准》。2018年9月和11月,山东省两次发布《钢铁工 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征求意见稿。

在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 物等大气污染物的排放限值方面,无论是 河北的超低排放标准、还是山 东的征求意见稿,都与环 境部征求意见稿中的标准基本保持一致。

今年1月21日,环境部 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刘炳江表示,2019年大气 污染防治工作的第一个重点措施就是“推进钢 铁超低排放工作”。2019年两会 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加快推 进钢铁等行业超低排放改造。在两会的记者会上,刘炳江 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钢铁企 业超低排放改造工作方案》4月前发布!

由此看出,市场留 给钢铁企业的时间不多了。钢铁超 低排放标准一旦在全国实施,对市场 的影响是巨大的。

朱宁认为,影响主 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对钢铁企业而言,超低排 放标准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技术选择、资金投入、改造难度、生产影响、场地制约等方面。新建项 目或目前尚未实施改造的项目烟气排放必须满足超低排放的要求,已建成 的项目若不能满足超低排放要求的则需要进行升级改造。所以选 择什么样的工艺与技术才能实现超低排放是首要问题。另一方 面环保设施受工艺、配置等 多方面的制约与限制,改造难度大,多数项 目实际上无法改造或改造成本高。各大钢 企在考虑超低排放改造的同时,还要考 虑尽可能的对现有生产不要造成影响或将对生产的影响降到最低。

对环保企业而言,钢铁超 低排放是一把双刃剑。钢铁超 低排放是环保产业的又一个业务和利润增长点,这是利好消息。同时对 环保企业的技术、设计水 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技术与 管理水平先进的环保企业会借“钢铁超低排放改造”的东风,顺势而上,快速占领市场,享受钢 铁超低排放所带来的红利,技术单一、储备不足的环保企业,不仅仅会错失良机,还终将被市场所淘汰。

脱硝是 实现钢铁超低排放的最大难点

日前,钢铁超低标准中尘、硫、硝的排放限值为10/35/50,钢铁企 业主要的关注点在氮氧化物指标上。相对于 以前的排放限值,氮氧化物50mg/m3标准提高了不少,钢企要 实现超低排放难度不小。

目前,钢铁企业脱硫、除尘的 工艺技术已经十分成熟,也能够 实现超低排放相应的指标,在技术 路线上也有很多的选择。钢铁烧结、球团工 序烟气波动比较大,没有适 应现有成熟脱硝工艺技术的温度窗口。因此钢 铁行业实现超低排放的难点是脱硝。

朱宁表示,钢铁脱 硝难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工艺选择难。工艺较多,钢企采 用什么样的工艺能够满足超低排放是个难点。

2、工艺衔接难。目前各 大钢企的烧结机烟气脱硫、除尘设 施绝大部分均已配置,新上脱 硝项目如何与现有脱硫、除尘设施有机结合,以满足“硫、硝、尘”三个指 标达到超低排放是个难点。

3、项目考察难。烧结烟 气脱硝项目投运业绩少,运行时间短,选择较难;另外从投资、运行费用、占地面积、运行维 护等方面选择工艺与技术也是一个难点。

目前,钢铁行 业烧结机头烟气脱硝有氧化法脱硝、中低温SCR脱硝、中高温SCR脱硝、活性炭脱硝等方式。技术路线很多,钢企如 何选择合适的技术进行超低排放改造呢?

朱宁认为,任何工 艺与技术都有它的适用性,只有相对适宜的工艺,没有完美无缺的工艺。作为用 户在项目选择时,首先应 该对环保企业的资质、荣誉、业绩、实力进行综合评价,更要对其运行业绩、运行效果、客户口碑、运行费 用进行实地考察与论证,技术、质量、运行费用、服务应 该作为项目定标的几个主要原则,其次才是价格,“便宜无好货,价格再优,技术不行”,项目失 败的概率将很大。

目前钢 铁企业烟气脱硝较多采用SCR脱硝工艺,由于催 化剂有脱硝温度窗口的要求,所以需 要对烧结机的烟气进行升温处理以满足脱硝需要,升温所 带来的能耗和运行费用普遍受到各大钢企的关注。

对此,朱宁表示,升温一 般采用高炉煤气助燃加热、GGH换热的方式,脱硝装 置的投资是一次性的,而运行费用是长期的,应该在 满足超低排放的前提下,关注脱 硝系统的煤气加热能耗与系统电耗。另外,朱宁还强调,钢企在选择技术时,应该选 择具有前瞻性的技术,以满足 更为苛刻的排放要求。

超低排放后 钢铁污 染物排放会走向何方

我国钢 铁大气污染排放标准的发展经历了从一般限值到特排限值再到超低排放的过程。总体而 言环保标准趋严是趋势。虽然目 前的超低排放要求已经非常苛刻,但现在 已经某些地方已经提出更高的排放要求。

除了排放限值加严外,标准还 对无组织排放的要求越来越具体越来越严苛。这一点我们从《钢铁企 业超低排放改造工作方案》也可以窥见一斑,排放标 准不仅是烟囱尾部的超低排放,更重要 的是全过程的超低排放,包括有 组织排放部分的超低排放要求和整个无组织排放的超低排放要求以及整个物料运输系统的超低排放要求。正如刘炳江所说,钢铁行 业超低排放是全流程、全过程的管理理念。

朱宁认为,烟气治 理分为前端削减、过程控 制与末端治理三个途径,都是重要和必要的。目前前 端削减与过程控制尚不能根本解决污染物的超低排放要求,所以末 端治理在现阶段还是最主要的治污手段。通过前 端削减和过程控制,可大幅 降低污染物排放浓度,也会大 大降低末端治理的一次性投资与运行费用,所以通过前端削减、过程控 制与末端治理的有机结合来实现钢铁行业的超低排放是非常有意义的。

与此同时,朱宁还表示:我国钢 铁行业产能占世界第一,而且钢 铁工业相对集中,即便是 行业全面实现超低排放,污染物 的总体排放量依然是巨大的。因此他 认为达标排放与总量控制相结合,或是未 来钢铁污染物控制的发展方向。



上海:《产业园 区第三方环保服务规范》(试行)(征求意见稿)
为规范 指导全国非甲烷总烃在线监测,环境部征求《排放连 续监测技术指南》意见

上一篇

下一篇

钢铁超低排放:进入攻坚阶段 敢问路在何方

新闻动态

Powered by
友情链接:    9188彩票   百姓彩票   百姓彩票   财神汇彩票开户   吉祥彩票